blackpanda

查看详情

【维勇】无名の神灵(HE)

讲真,我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一篇,献给我的文…
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感动与开心…
互相把对方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的两个人真的太可爱了呜呜呜
小女孩也是,就像大家对我说过的那样,
走下去,笑下去,总有善意在你身边。
谢谢你♡
今后也一起笑着走下去吧…!

药香萧华: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是献给 @blackpanda  潘达大大的!大大我宣你啊!你看看我!【痴汉滚开!】


希望大大能收下,本来是打算码一篇欢快的论坛体的,下午回家之后抱着电脑就开始码字,码到一半睡着了!梦到了这个梗,醒的时候趁灵感还在马不停蹄就码到现在了【我打字慢别打我】


虽然拿这么一篇虽然HE但5000字虐了4000字的文来逗大大开心有点不太可能,但是我码完这篇之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接我那篇论坛体了QAQ【别打我】


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不要脸!】大大请原谅我!


请注意!我这么多年没读过多少书,上大学之后也没再写过作文,文笔不通有BUG什么的······你们就打我吧,轻点就行【废话这么多!】


谢谢你们忍到现在,正文在下面↓




01


胜生勇利和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吵架了。


理由很简单,勇利希望维克多能更专注于他自己的回归赛季,而维克多却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勇利的身上。


开始维克多作出了让步,毕竟全俄比赛将近,他也不希望发挥的不好而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借机中伤勇利。可是勇利总觉得自己占用了维克多太多的时间,最后甚至提出了不要维克多当自己教练,全心全意的训练的要求。


维克多当然拒绝了。


可是勇利完全没有放弃,一直劝说维克多辞去教练一职。


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终于还是爆发了。


那天维克多练习4F的时候频频失误,最后还狠狠地摔在了冰面上。维克多在落地时及时护住了自己,除了手臂有轻微的擦伤外,并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勇利只是看了看维克多的伤口,然后拉着他去休息室给他上药。


整个过程安静的诡异,其他人包括雅科夫都纷纷躲在休息室门外悄悄关注着这几天非常不对劲的两个人。


勇利给维克多擦好药之后,握着他的手,盯着两人的对戒发呆,而维克多也不打扰他,由他握着。


“维克多,”勇利终于抬起了头,却不看维克多“同时当选手和教练很辛苦吧?”


维克多没说话,勇利也不在意,继续说: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维克多已经帮了我够多了,我还这样妨碍你回归竞技,真是太不应该了。维克多说我想事情的时候跳跃就会失败,其实你也是哦,今天失误了这么多次,都是在想我的事吧?在想怎么开导我对吗?对不起,明明不想给你添麻烦的。”


“······”


“维克多,你还是辞去······”


“胜生勇利!”


维克多抽出手,扳过勇利的脸让他看着自己,朝着他大吼。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又把你自己当成什么了?”


维克多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愤怒,门外偷看的人们相信,现在在维克多面前的如果不是勇利,维克多会一拳打扁他的鼻子。保险起见,他们冲进去拉开了维克多。


在雅科夫对二人进行说教的时候,勇利突然站了起来,抓过自己的外套就跑,一向温和的勇利此举实在反常,着实吓了众人一跳,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追出去。


维克多最先反应过来追了出去,其他人对视了一会,实在放心不下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的两个人,跟着追了出去。


他们在训练馆门外找到了两人,浑身是血的两人。


 


02


受伤的是勇利。


尤里和波波维奇陪着怎么也不肯离开的维克多等在手术室外面,忧心忡忡的其他人被雅科夫赶了回去,雅科夫自己在帮勇利办好手续之后匆忙离开了医院,也不知去了哪里。


维克多一点也不在意,他死死盯着手术室的门,左手不断的转动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整个人散发出不安的气息。


尤里和波波维奇对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都不擅长安慰人,何况现在的维克多怕是什么也听不进去,整个人都像要崩溃了,与他一直以来极度自信的形象相去甚远,他们看着这样的维克多,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


维克多现在觉得难受极了,当时他跑出训练馆,看见的是勇利浑身是血的倒在雪地里,旁边站着一个人,手上拿着刀,看见他跑出来了转身就跑。维克多没有管那个逃跑的人,他冲到勇利身边将人抱到怀里,想要用手堵住流血的伤口,但是他失败了,全是血,他甚至都找不到到底是哪在流血。


那时勇利还有一点意识,他费力的把手搭在维克多的手上,对着维克多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说什么,但勇利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了。


在勇利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维克多听见了世界崩塌的声音。


维克多从来没有如此无力过,他有常人不及的天赋,常人不及的毅力,常人不及的魅力,这让他产生了一种他什么都能解决的错觉,但此时的他什么都做不到。他想大叫,可是他发不出来声音;他想大哭,可是他流不出来眼泪。他只能坐在这等,坐在这祈祷。


手术还在继续,雅科夫回来了。


“维恰,我拜托熟人负责这个案子,他们查到了一些事,你······要听吗?”


维克多转动戒指的动作顿了一下,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的可怕。


“你说吧。”


“呃······”雅科夫犹豫了一下,“已经抓到那个人了,他······是你的粉丝,所以······那个······”


雅科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但是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大概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了。他们一直到知道勇利被维克多的一些狂热粉丝视为眼中钉,可是维克多一直将勇利保护的滴水不漏,从来不让勇利落单,也不让他知道那些人的存在,可是······


尤里和波波维奇盯着维克多,生怕他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他们都知道勇利对维克多很重要,出了这种事,维克多做出什么事他们都不奇怪。


这时,手术室外的灯灭了。


 


03


勇利伤得很重,虽然被及时的送到医院保住了性命,他的情况并不乐观。


维克多静静的坐在重症监护病房外的椅子上,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勇利,感觉有一双大手在撕扯他的心脏,疼得他快要停止呼吸了。


他的勇利不应该是这样的,勇利是他灵感的来源,勇利是他的LOVE&LIFE,勇利是他一生的挚爱,是他永远不会放手的存在。勇利明明都在他身边了,他却没有保护好勇利。


维克多摸了摸戒指,现在只有这个动作能让他好受点,他下意识看向勇利的右手,却没有看见戒指,他一下就慌了。


“尤里奥,尤里奥!勇利的戒指······”维克多伸手去捉身边人的手,却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扎了一下。


维克多往身边看去,他旁边明明是尤里,但现在却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穿着纯白色的和服,左手腕上缠着一根银色的链子,上面吊着一个蓝色的菱形水晶,刚刚维克多就是被这个扎了。


“你······是谁?”


维克多的食指被扎出了血,但是他没有闲心去管,因为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个女孩什么时候进来的?尤里他们又去哪里了?而且,为什么这个女孩长得好像勇利?


维克多见过勇利十几岁的照片,他能肯定眼前这个女孩和那时的勇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女孩子看了看他,没有说话,而是往他手里塞了一个冰冷的东西。维克多低头看了一下,是勇利的那枚戒指,他立刻将戒指攥在手里,像是怕人抢走一样。


“······谢谢你。”


即使眼前这个女孩非常诡异,维克多还是很感谢她把戒指给了他。


“勇利快要死了。”女孩说话了。


“诶?”跳转的太快,维克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救他吗?”女孩伸手蒙住了维克多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想救他吗?”


【我当然想!】维克多想冲女孩大喊,可是他根本发不出声音。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他无法动弹,只能任由自己被黑暗吞没。


“······维······维克多!”


【谁在叫我?】


“维克多!”


【尤里奥的声音】


“喂!老头子!快醒醒!”


【我是睡着了吗?】


维克多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尤里波波维奇和雅科夫围在他的身边。


“我这是怎么了?”


“你好像做了噩梦,整个人都在抽搐。”波波维奇拍了拍胸口,看来是被吓得不轻。


“维恰,你感觉怎么样?”雅科夫问他。


怎么样?难受死了!勇利被人袭击重伤生命垂危,他还梦见一个长得跟勇利很像的小女孩说勇利要死了!


维克多觉得让人捅他几刀,陪着勇利躺在病床上都比现在要好受多了。他无意识的动了一下右手,却感到右手食指有些疼,而且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松开了拳头,右手食指受伤了,正在流血,而躺在他掌心的,是勇利的戒指。


那不是梦。


 


04


虽然及其不想离开,维克多还是在被雅科夫狠狠地骂了一顿之后,被尤里和波波维奇架回了公寓。


【给我成熟点!你在这里帮不上任何忙!给我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再来!胜生还没醒,你要是也倒下了怎么办?】


啊啊,被雅科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呢。


维克多被架回公寓后,在尤里和波波维奇的帮助下,换下了血衣擦干了身上的血,然后被塞到了被窝里。波波维奇被维克多赶走了,但是尤里非要守在他的床边等他睡着。


维克多虽然身心俱疲却毫无睡意,也实在是没力气和尤里争论了,只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装死。本来想等尤里离开后再跑回医院守着勇利的,没等尤里离开,在医院的雅科夫打来了电话,尤里接的。


“喂,雅科夫,什么事?”


“······”


“你说什么?!”


尤里的语气让维克多有不好的预感,他一下子坐了起来。


“维克多!快去医院!猪排饭的情况不是很好,已经进手术室了!”


维克多和尤里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当中。维克多一把抓住雅科夫,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静点维恰!胜生还在抢救!”雅科夫抓住维克多的手想让他冷静一点,尤里也上来拉住他。


维克多只觉得世界都在旋转,如果勇利真的······他该怎么办?


“你想救他吗?”


维克多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他面前的人变成了那个小女孩,雅科夫和尤里突然都不见了。


“你想救他吗?”女孩又问了一遍。


“想!”


“即使要用你的命来换?”


维克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不”


女孩歪了歪头,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很想救他吗?”


维克多点了点头,伸手去摸右手无名指上的两枚戒指,他把他和勇利的戒指戴在了一起。


“我很想救他,我想让他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但是······”维克多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我不想让他再因为我而伤心不安了,勇利一直都觉得他妨碍了我,一直都很不安,如果我真的拿命去换的话,他一定会很伤心,很生气。我······我宁愿陪他去死也不想他再不开心了。我一直都太自我了,我知道勇利不安什么,却一直没有把我的想法跟他说清楚,只是怪他不理解我······”


维克多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他的眼前一片模糊,都要看不清楚手上的两枚戒指了。


“如果勇利真的救不回来了,我就······”维克多话还没说完,就被脸上冰冷的小手打断了。


小女孩踮着脚,伸手去擦维克多的眼泪,一脸无奈。


“还是这么爱哭,谁要你们一起去死了?”


“······”维克多被今天不知道是第几个反转噎的说不出话来。


“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改改你的脾气吧!勇利是个闷葫芦,你要是也不把话说清楚,两个人还怎么一起生活?”小女孩狠狠地戳了一下维克多的脑门,“这回我帮你把人哄回来了,下次就要你自己来哄了!”


“······什么意思?”维克多呆呆地问。


他满脸泪水的懵懵的样子实在是不符合冰上帝王的身份,小女孩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捧着他的脸对他说:“你们两个混蛋每次都比我死得早,这回别想抢在我前面!我虽然是个渺小无力的神灵,稍微努力一下的话,救个人还是可以的。”


“勇利不会死?”


女孩笑的更开心了,却答非所问“快醒过来吧,你不该再呆下去了。”


小女孩伸手蒙住了维克多的眼睛。


 


05


勇利在一片花海中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我不是被人捅了几刀吗?”


“勇利。”


勇利被人扶了起来,是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十几岁小女孩,左手腕缠着的银链上挂着一块蓝色水晶,颜色和维克多的眼睛很像。


察觉到他的视线,小女孩把手伸到勇利的眼前晃了晃。


“喜欢这个?这还是你送我的呢。”


“我送的?”勇利非常确定他之前活过的二十四年里没见过这块水晶更没见过这个女孩子。


“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你肯定不记得了。”女孩拍了拍他的头,“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不能在这里呆久了。”


“为什么?这里是哪?”勇利看了看周围,才看见周围的花全是彼岸花。


这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地方啊。


“这里是黄泉与现世的交叉地带,在这里呆久了你就回不去了。”女孩伸手在虚空中画了个圆,勇利眼前就出现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帮你把门打开了,跨过去,你就能回到现世继续活下去了,不要浪费他给你换回来的机会。”


“什么意思?”


“来了这里,就代表你活不久了,想回去继续活下去,就要有人代替你去黄泉,换句话说,要有人代替你去死。”


“······是谁?”不要,千万不要是他!


“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哦。”


“不!我不要这样!”勇利抓住了女孩的手,“我不回去了!不回去了!”


“这样真的好吗?他会很伤心的哦。”


“我不要害死维克多,不要!即使他会伤心也好,我也不要!”勇利的眼泪不断的涌出来,模糊了视线,他也不去擦,而是死死的拉住女孩的手,像是怕她回把他推回去一样。


“唉,”女孩叹了口气,伸出另一只手帮他擦眼泪,“勇利真的是老样子呢,永远这么狠心的丢下我和维克多就走。”


“我哪有?”


“你只是不记得而已啦,”女孩掐了一下勇利的脸,“放心啦,维克多拒绝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因为他怕你伤心。”


勇利吸了下鼻子,放心了,这才松开女孩。


“不用我说你也知道,维克多从来没将你当成累赘。你还这么对他,真的很伤人哦,他是你爱人啊,能不能对他多点自信?对你们两个人有点信心好吗?”


“我······”


“回去之后要好好跟他谈谈哦!”


“我不回去!”勇利狠狠地摇头,又抓住了女孩的手。


“安啦,不会有人替你去死的啦,”女孩拍拍他的手,示意勇利松手,“我绝对不骗你。”


“真的?”勇利还是不肯松手。


女孩让他气笑了“真的,我虽然渺小又无力,但好歹是个神灵,不会骗人的。”


勇利松开了手,向女孩打开的门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女孩。


“放心,不会有事的,再不回去就真的走不了了!”女孩用力把他推了过去,“记得有什么事都要和维克多坦白哦,不要再憋在心里了!”


这是勇利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06


维克多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维克多从床上坐起来,并没有接电话,他还没有从刚才的梦里缓过来。


守在他床边睡着了的尤里也被吵醒了,边伸手摸电话边骂他:“醒了就接电话啊老头子,睡傻了吗?喂,雅科夫?怎么了?猪排饭出事了吗?”尤里急了,维克多也看向他。


“快和维恰来医院!胜生醒了!”雅科夫在电话那一端大叫。


维克多和尤里对视三秒,同时弹起来穿衣服。


当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好帮勇利检查完,正在对雅科夫说这简直是奇迹,伤的这么重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脱离危险醒过来,他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维克多可不管这些,一把抓过医生就问他能不能进病房看勇利。他有很多的话想对勇利说,更重要的是,他要亲手把戒指带回勇利的手上,简直一秒都等不下去!


可惜的是现在还不能进病房探望,要等两天后勇利的情况完全稳定下来,转到普通病房之后才可以。


维克多等医生说完什么时候能进病房看望勇利之后就没有再管他们,直接冲到了勇利的病房外。勇利还醒着,微微的对他笑了一下。


看见勇利的笑容,维克多这才相信自己没有做梦,他往玻璃上哈了一口气,写到【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小女孩】


勇利又笑了一下,对维克多做口型,慢慢的说道【我也是】


【勇利,在我能进病房之后,我们好好谈谈吧?我还要把戒指给你带上呢】


维克多看见勇利点了点头。


END




罗嗦的作者还有话说:


烂尾了,实在对不起······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你怎么这么欠揍呢!】


1.虽然名字是无名の神灵但其实小女孩是有名字的!只是我还没想好!


2.是小女孩代替勇利去死了,但是她没有骗勇利哦,因为她是神灵,所以的确是没有“人”代替勇利去死


3.小女孩认识前世的维克多和勇利,不只一世,而且每次都没能救到他们,这次终于救到了!撒花【滚!】


4.有时间我会再摸一个短篇出来交代维勇的前世和小女孩之间的故事【凭我的尿性一篇多半写不完】,但是具体的还没构思好,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摸出来了哈哈哈哈【去死!】


5.什么你问那篇论坛体?今天天气不错【外面在下雨!】


跪谢各位看官们忍我到现在,要拍砖的可以拍了,要打人的······还是轻点。


再次表白潘达大大~

评论
热度(125)
©blackpand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