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本不是那么容易。

深深对自己的第一个本,真的用了很多心。

出本前我们常常扎堆焦虑,

印象最深的一次,光是聊怎么处理本子的工艺处理特典做什么纸张定价多少,我们从晚上12点一直焦虑到早上8点。

我不是那么会说话的人。我只能用我所看到的,用我所能告诉的,来证明究竟深深有多用心。

销量这种东西,当时讨论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到这么多,不过这也证明了大家对深深的喜欢吧

既然喜欢才会买,就一定有它物有所值的道理。

私下里说说恐怕也就算了,反倒是这样挂到台面上来的行为,不知道该说是不成熟的表现还是,他妈的智障。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别人做的蛋糕你要来评价一下,别人丢的垃圾你是不是也要闻一下啊???

第一次这样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微机课刷到这个消息就跑到厕所(所以为什么是厕所)想说点什么。

希望一点文字能让大家看到深深的用心wwww

酒爵__百崖:

我只能说,真是有种年度笑话的感觉,真的。


撕逼不对,但是都被人戳着鼻子泼脏水了,不出声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负责任的说,我溜达过去瞅一圈,下面的评论……要是这姑娘还没删可以去观光一圈。


次元他家不便宜,纸还涨价,涨价了他们家竟然!


本子的出法决定成本,眼见着她一路走过来最后因为没有预估到的销量被这么酸,我真是……早干嘛去了?这个可真的叫嫉妒了。


讲真说句实话,我一直都不认为同人本的数量能卖到200之上,可能是我之前圈子小,认为50-100算正常,150算太太,200都是驴我们。


公道自在人心吧,也不能强求。


打扰各位小伙伴了。


Lyusei_流深:



很抱歉鉴于这两天流言风语不断,本想息事宁人,不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背后频频被人捅刀,我就正大光明地自我对号入座了。




首先,对于有人指责我本子定价一事,我深感歉意,许久以来码字不算少,想要出本还是在维勇这里第一遭,在这么一个维勇圈热度渐淡的大趋势下,我想没有哪个人可以拍着自己胸脯保证销量吧?有心的小天使看看staff列表,自然明白。我当初的定价是按照200本的心里预估来定的,我想这个预估已经不算自我谦虚?




我可以坦白直说,加上封面和扉页,特典我一共约了六位画手,staff名单里你们自己看,以及保护画手太太们,他们的约价我就不说了。一共八张图,单稿费共计将近3000,这还只是稿费而已,还不包括我中途退了几张稿,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一位G图姑娘也被我困扰到退出,在此我对那位好心的姑娘很抱歉。而且我的稿费全是现结。在此我很荣幸,没有拖欠各位画师们一分钱稿费,甚至是延期都没有。




至于其他费用,我的印厂是次元,代理也不是免费代理,宣图排版之类的我也懒得再多说,不过那位口里含醋的花朔研姑娘,我看了这位姑娘一共有五位G,按照邀请G的普遍情况是不负稿酬的,当然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之后给你的G们稿酬。




我本子除了放在整本最后的两位小天使的G,其余全是约稿,而且约完我就付了钱,因此导致我成本很高,前期预估的时候自然考虑了这些因素。




同人本本来就是一种有风险的刊物,卖出去之前谁都不会知道究竟会怎样,我也只敢用我的心里预估价来预定,达到了,是我的荣幸,自然也是我努力的回报,没有达到,一切本就是我自己选择的,就算亏损也是如此。无论结果如何,我已经做好了为我的一切行为而负责的准备。




其次对于今日某摊主直截了当的指责,我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倒是真的弄不太懂了。在某些文手不太合适的微博言论下面我发现了与该摊位有关的太太的转发,那么我想,对于这种彼此互不待见的情况,我也就不多叨扰了。最起码我现在撤走,还能保持一个尚且与你们互相尊重的距离,不过看来是我太甜了。




其次,对于换摊位这件事我第一个与你联系并不断地重复“打扰了”“麻烦了”“很抱歉”的人,以及寄售摊位变动也全是按照流程来走,在与主办和你,和另一个摊主取得联系之后依主办方的意思发了邮箱,并且在主办要求我写明事情原因是我也只是委婉了选择了“某些原因”这种说法,丝毫没有暴露与影响你们摊位的意思,我已仁至义尽,不过看来摊主姑娘是在为了自己莫名的面子而生气?以及我不是很明白,更换摊位这种事按说,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我本子的销量,可是我似乎也一直在说“是我个人的问题”和“影响到你们我很抱歉,影响到我那么没事的”这种现在看来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烂好人的话?




以及,对于摊主姑娘你说我在lof上哭穷装白莲花?麻烦你看清楚,我是在预想我下一个本子的事情,与这一个本子,这件事毫无关系,我下一个本子想用精装还是封设,考不考虑成本,这些事情似乎与你们没有关系,也与你们这些空穴来风的恶意揣测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现在同人圈的本子是不是都有如此规定,特别是按照这几位的说法,定价就按字数P数来规定,不考虑其他因素,如果有误,就得挨暗枪。按照某位出本经验丰富的花姑娘,思维模式下的定价可能,那么我想其实有相当一部分的本子是不符合这个规则的,对此我不想推脱什么责任,这个问题公道自在人心。




在你义愤填膺的言语里,也难免有为自己的本子正名宣传良心的意思,这是每一个人的基本心理,作为一名出本作者本无可厚非,甚至能被理解并接受。但是在品德上,为了抬高自己而刻意去贬低别人,而且是一种站在制高点,语气激荡,但满含低俗的恶意并且漏洞百出的贬低,这位姑娘,你在觉得我良心不足的时候,你问问自己的良心,它过得去吗?




最后我想问一问,姑娘们,尤其那个花朔研姑娘,你是最看不惯我定价的对吧?那么既然对我的所作所为如此不满,甚至已经愤愤不平到微博暗枪,lof呼吁抵制的地步,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在当初我本宣放出所有信息包括定价的时候与我提建议?为什么不在预售几天时指责我,恰巧就是《学见》销量快600,似乎有了那么点名气的时候来当一个正大光明的卫士?




你所看不惯的究竟是我黑心,我定价高,还是我一不小心,卖得有点多?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上文也说清楚了,言尽于此,多了诛心。如果是后者,我无话可说,我不吝于接纳你们微妙的恶意,只是下次,我希望我看到你的方式不是你身边的一群太太的G文或转发,而是你这个人,作为一个文手,用你的作品出现在我面前。




我一直认为文人相轻是个不好的现象,不过现下看来似乎无可避免,还是要请姑娘你首先作为一个文手,好好完善自己的作品,眼睛不要一直盯着别人的销量如何名气如何,同时也不要浪费别人码字产粮的时间,最起码,你也要让你所转发的,你们沆瀣一气的同伴所信服你。




最后我很抱歉,我的本意不是要放些截图出来,只是有些人的说法过于轻松,一本成本三十多,或者是有些聚聚就在几小时之内突然变脸,转身lof捅我一刀的行为实在让我非常不解。冰尤圈就这么大,几位太太微博和lofter粉丝也很多,几位太太觉得只想吐槽的话好友圈也就算了,只不过微博lofter直接发 还推荐的架势让我不得不做出回应。




最后还是那句话,少扯点闲话,多产粮。




 


评论(25)

热度(427)

© blackpanda | Powered by LOFTER